请百度搜索安徽南风环境工程技术有限公司找到我们!

行业动态

2018年中国水环境市场发展现状及发展前景分析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18-4-8     浏览次数:    

  目前全国城市黑臭水体整治监督平台认定黑臭水体 2100 个。

  2015年4月份国务院出台“水十条”,设定水环境规划目标,开启效果导向治理新趋势,17年底中期考核为重要时间节点。“水十条”提出未来五年至十五年的水环境治理的规划性目标,主要涉及河流水体治理与城市黑臭水体的治理。包括到2020年七大重点流域水质优良比例(Ⅰ到Ⅲ类水)总体达到70%以上,地级及以上城市建成区黑臭水体均控制在10%以内,京津冀区域丧失使用功能(劣Ⅴ类)的水体断面面积比例下降15%,长三角、珠三角区域力争消除丧失使用功能的水体;到2030年,全国七大重点流域水质优良比例总体达到75%以上,城市建成区黑臭水体总体得到消除,城市集中式饮用水水源水质达到或优于Ⅲ类比例总体为95%左右。环保行业作为政策驱动性行业,国家级层面规划目标的出台,给水环境治理注入强大驱动力。直辖市、省会城市、计划单列市建成区要于2017年底前基本消除黑臭水体。环保部环境规划院副院长吴舜泽指出,若采用基于重点领域工程任务量的测算方法,依据投资单价和工程任务量初步估算,完成《水十条》将需要投资 4.6 万亿。


  参差不齐的成绩单

2017年过去了,“大气十条”的第一阶段目标顺利完成,黑臭水体成绩单却是一片红。
  截至2018年1月30日,全国要求在2017年消除的黑臭水中,显示“尚在治理中”的有789个,“方案制定中”的有190个,未完成率接近一半。
  “水十条”提出,省会城市、直辖市和计划单列市应在2017年底前基本消除建成区黑臭水体,完成率达到90%。监管平台显示,这些城市里有222条应完成治理的黑臭水体显示“治理中”或“方案制定”,未完成比例超过1/3。





  西宁、成都、昆明、合肥、乌鲁木齐、沈阳、杭州已在2017年底完成所有建成区黑臭水体治理,率先拿到满分;长春只完成了8%,这也被中央环保督察组察觉。2017年年底,向吉林省反馈的督察情况中就提到了“长春市建成区内有75处黑臭水体,截至督察时尚无一处完成整治”。
  黑臭水体若要销号,需要同时满足硬指标和软指标:不仅4项水质指标达到要求,还需要完成公众满意度超过90%、且有效数量超过100份的调查问卷。
  综合“水十条”的几项考核要求,按照地方完成治理、中央核查通过并销号的标准,监管平台的数据显示全部达到要求的,只有浙江、贵州、青海、新疆、山东、四川、湖北、甘肃以及福建9个省区。海南和吉林成为“难兄难弟”。


  长春市逾期未完成治理的黑臭水中,37条位于南关区,伊通河的南半段大多在辖区内。督察组的报告也称:长春市城镇污水处理设施建设滞后,每天12.6万吨生活污水直排伊通河;全市19个省级以上开发区仍有7个未配套建设集中式污水处理设施,每天约3万吨污水排入伊通河、饮马河。伊通河水体污染严重,其中段已是劣V类水质,大量有机污染物在超百万立方米的河道淤泥内沉积。

      深圳45处黑臭水体中的16处治理步伐“拖慢”到2018年甚至2020年完成。


时间表背后,则是治水公司们“抢钱的狂欢”

  16年8月,发改委印发“国家十三五重点流域水环境综合治理建设规划”。探究“十三五”治理思路,划定重要河流、重要湖库、重大调水工程沿线、近岸海域、城市黑臭水体等五大重点治理方向。并计划建立重点流域水环境综合治理项目滚动储备库,经初步匡算,储备库项目投资需求超过万亿元。16年12月份中办、国办印发“关于全面推行河长制的意见”,顶层设计推动水环境治理进展。 河长制的实施,一方面明确地方政府河流治理的任务及职责,同时在部分程度上打破了由于区域、行政职能所带来的条块分割,将有效推动水环境综合治理项目的尽快落地。PPP模式引导流域治理市场放量。
  模式引导投资,市场空间巨大。财政部把黑臭水体治理纳入专项基金重点支持范围,从国家层面上对黑臭水体治理进行财政支持。同时2015年以来,从国家到省市,PPP政策密集发布,积极引导基础设施与公共服务的发展。截至17年9月底,入库项目总数为14220 ,入库项目总金额为17.8万亿。同时从16年1月开始,库中项目个数及金额保持比较平稳的增长速度,项目总量持续增长,同时落地项目也在持续走高。具体到流域治理项目,截止到17年9月底,管理库(不包含处于识别阶段的项目)中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类项目共有481个,项目总金额达到5899亿元,并且项目个数及金额在持续快速扩张,市场规模巨大。水利建设中也包含部分流域治理项目,截止17年9月底,管理库中水利建设类项目293个,总金额为2602亿元。



  “不管技术好坏,哪怕再分包出去,只要能拿到项目就行。”一位治水公司高管形容,“甚至工业水、卖水泥、搞建筑的公司都来接单。”
  好公司不够用,最紧张的时期,不要说“一河一策”,“十河一策”都有可能,一个设计师要在两周时间内汇报七八条河的治理方案,没有时间充分调研每个水体的黑臭成因,另一位曾任职上海环保系统的人士透露。
  紧张的工期之下,市场被搅乱。也出现了心机重重的讨价还价,上述高管举例:为提高中标率,一些公司声称可治理到III类水质,报价150万并签订分阶段付款协议:达到V类水可拿80%款项,达到IV、III类水再分别拿到余下两个10%的款项。如此一来,到结算时,一个治理能力只能达到V类水的公司,就可以拿到80%,也就是120万元,比直接报价100万的V类水治理收益还多。
  大部分公司优势单一。而治理黑臭水体需要复合专业背景,不仅要有市政污水处理的经验还要有水利和生态的知识。
  一些没有治水经验的设计院,或是不知名的小公司也参与其中,中标后如果偷工减料,难免影响治理效果。
  为应付政府检查,撒药剂清淤是常见。一些絮凝剂含有硫酸铜,絮凝剂等药剂倒进去,水很快就清澈了,但铜离子和絮凝剂中的其他化学物质会影响水生生物生存,破坏水生态,水体仍然没有自净能力,一段时间后水体又会浑浊或黑臭。
  用高压水枪或泵清淤也是常用手段。“只做清淤会扰乱河底稳定性,第二年雨水将城区垃圾冲入河中,水更脏了
  为了赶工期,有的地方政府还逼迫治理方本末倒置,先把坡岸的植物种好,容易出效果的景观面子工程先做起来。
  前期治理方法错误,后期还要将腐蚀性药剂打捞起来,这样会使修复成本增加一倍。另一位业内专家称,”类似欺上瞒下的局面在一些地方非常严重,让钱打了水漂。“
  截污维护,难啃的硬骨头
  黑臭水体怎么治,《城市黑臭水体整治工作指南》明确指出了基本技术路线:控源截污、内源治理;活水循环、清水补给。
  这其中,”控源截污“和”内源治理“是选择其他技术类型的基础与前提,但这八个字背后却是硬骨头。
  ”黑臭水不像大气污染治理,不能靠攻坚。北京、上海还能拿钱换水,中西部更多地方投入更少。“曾在上海环保系统任职的人士坦言,与大气污染相比,水污染治理更加复杂,花的钱也更多。
  对上海而言,最大的困难来源于对占用河道的房屋进行改造甚至拆迁,”按照上海的房价最少五万元/平米补贴,光拆迁一栋居民楼可能就耗费上亿巨资。“
  截污牵一发而动全身,”拆不起“是很多城市面临的现实难题,上海也并非所有区都能拿出足够的钱,在欠发达地区拆起来更难。
  ”今天治理好,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。“更痛心的是,曾有治理好的河流在一夜之间被工厂排放的污水染黑,也有村里应付政府检查自行捞垃圾搅混了河水,又撒了大量生石灰,还有村民嫌统一污水管太细容易堵马桶,一把敲掉了自己再建直排管。
  这也正是主管部门担心的。北京市水务局的一位处长坦言,北京水少人多污染多,虽然已经完成了建成区黑臭水体的治理工程,但雨污合流造成的汛期污水溢流入河问题还未得到根本解决,黑臭水如何真的变清不反弹,不继续恶化,”2018年的任务一定很重“。


返回上一步
打印此页
0551-628640078
浏览手机站